观点 对一些意大利人而言,工作的未来可能需要 “回到过去”

ChinaSmile.Net · 2020年05月29日 · 17 次阅读

新冠疫情让整个社会和经济形势都面临着严峻考验,越来越多的意大利人都回到了祖父辈的 “农作时代”。

在意大利首都罗马郊外的一个小农场里,工人们蹲伏在玉米田的田间走道,修剪着植物的根茎,等待即将来临的大丰收。来自摩洛哥、罗马尼亚和尼日利亚的工人们都清楚地知道该怎么做,而真正需要帮助的,都是新来的意大利本地的工人。

农场主指着植被底部的玉米穗轴,告诉马西米利亚诺·卡西纳(Massimiliano Cassina)说,“你必须要根除这些。”

就在几周之前,52 岁的卡西纳还运营者自己的面料公司。他的公司专门为运动 T 恤制造商提供原材料,并且有许多国际客户。然而,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意大利全国因感染疫情而病亡人数超过了 3 万例,整体经济形势也受到了重挫。在这样的背景下,卡西纳的公司也遭到了致命的打击。

为了迫切地寻求个人现金流来源,卡西纳也加入了一支越来越庞大的队伍,在这个国家过去农业为主的行业中去发现未来。

“他们给了我一次机会。” 戴着蓝色面罩和橡胶手套并且衬衫早已被汗水浸透的卡西纳说。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意大利实现了工业化,并且再也没有 “回过头”。然而,这场疫情彻底改变了经济和社会,以前的季节性工人都被迫待在自己的国家,无法外出务工,而意大利本国从事零售、娱乐、时尚和其他曾经都非常强大的行业的意大利人,也纷纷陷入了困境。

在这之前,意大利郊外的那些田地,更像是留给自然葡萄酒爱好者的田地。他们用古老的种子在地里播种,精心养护自己的精品花园。直到最近,越来越多的人都回到了这块田地里,捡起了他们祖父辈的工作,成为了大型农场里的工人。而受当前疫情影响下,这些大型农场对于一个快要瘫痪的国家而言,却是极具重要意义的。

没有他们的话,数百吨西兰花、蚕豆、水果和蔬菜都会在地里枯萎或腐烂。

意大利农业部长特雷莎·贝拉诺娃(Teresa Bellanova)在一场采访中透露道,她自己以前就是一名农场工人,“这场疫情迫使我们重新思考发展的模式,以及这个国家的运转方式。”

贝拉诺娃称,由于意大利是目前欧洲国家中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因此,意大利亟需 “应对包括失业青年在内的社会各个阶层人口的粮食短缺问题”,而农业就可以成为 “新一代发现并创造未来的领域”。

为此,农业本身就必须要拜托欧洲工业化和技术革新时代之前的那些落后烙印,并突出其利用先进技术、机械和化学用品的领先方面。

贝拉诺娃称,她就这一转变问题,跟法国农业部长展开过深入的交谈。此外,对于西班牙和德国等受疫情影响而导致其它行业停摆的国家,也积极推动这一转变。

“农业并不一定就意味着就要回到耘锄时代。” 贝拉诺娃说。

如果意大利人需要田地来生存,那农场也立即需要意大利人的帮助。尽管农业部门大力游说并创建所谓的 “绿色长廊”,但现实问题是,那些之前来自罗马利亚、波兰、印度等国家的季节性工人却因为疫情无法外出务工,而这一用工缺口人数大概是 15 万人。

与此同时,之前在意大利 100 万农场工人里的 36% 意大利人,现在却因为餐饮行业、旅游行业和商店的关门而没有了工作。在这个背景下,户外更安全的工作环境就成了一个诱人因素,而且更诱人的是,它还有工资可领。

意大利的主要农业协会都纷纷建立了相关网站,介绍各个农场的工作机会,从而来弥补劳动力的缺口。此举吸引了 2 万多份工作申请,其中大多数都是本地意大利人。

26 岁的保罗·菲格纳(Paolo Figna)失去了服务生的工作。他描述自己在意大利北部城市维罗纳(维罗纳)郊区的一个草莓农场的工作时说,“这就像是一个天赐的机会。”

然而,对许多人而言,这种过渡却并不容易。几十年来,由于来自其它国家的季节性工人基本上填补了本地劳动力的缺口,意大利本地的人似乎已经对务农工作变得陌生起来。

Confagricoltura 协会是意大利最大的农业协会之一,该协会会长马瑟米里亚诺·吉安桑提(Massimiliano Giansanti)称,许多对这些工作感兴趣的意大利人,都没有这个行业相关的培训和经验。

“务农并不说从树上采摘苹果。” 吉安桑提说。这项工作,并不是意大利人所想象的那样。农业也是一个现代化的行业,它同样需要专业知识、奉献精神和灵活性。

他说,就目前而言,大部分针对协会网站上公示的工作机会而前来的意大利人都认为,这些工作实际上就是园艺工作。

45 岁的布鲁诺·弗朗西斯康(Bruno Francescon)是意大利北部小城曼托瓦(Mantova)郊区一个甜瓜农场主。他最近雇佣的农场工,以前都是酒店的服务生和大巴司机。他称,他非常想念他之前那些来自印度和摩洛哥的有 “专业水准” 的工人。“这些新来的工人,因为缺乏必备的技能,所以并不能弥补现有的劳动力缺口。” 弗朗西斯康说,“其中还有一些工人直接就跑掉了。”

当然,也有一些人在这些田地里看到了与之相关的职业发展,只不过这种相关性并不大。

23 岁的安娜·弗洛拉(Anna Flora),在成长的过程中就被其祖父养马场的各种故事深深吸引。然而,由于祖父的子女都没有兴趣接管养马场,他最终也不得不将养马场转让了出去。虽然养马场不在了,但安娜仍然对那片土地有着极高的热情。今年 2 月,安娜还找到了一份保险销售工作,可以向意大利各地的农场出售冰雹保险。

然而,这场疫情却让她丢掉了工作。随后,她又去找了一份销售体育用品和宠物用品的工作,没过多久,那个公司也倒闭了。然后,有人建议她去申请现在各大农场上空缺的劳动力,安娜欣然地递交了申请。

在采摘草莓数周过后,安娜发现这份工作非常有趣,并且也颇有收获。此外,她还说,“我的祖父也为我感到非常开心。”

安娜是 Agrijob 网站上发布的 12 个职位的 50 多个申请人之一。这些职位,都来自于佛朗哥·巴拉迪(Franco Baraldi)的农场,以前这些岗位的工人,都是来自波兰的季节性工人。

现年 59 岁的巴拉迪称,他新招聘的工人,由于大多数都来自于烘培行业、餐饮和零售行业,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基本上都不知道做什么,不过好在后面都慢慢上手了。他称,自三月以来,许多人都没有一点收入,也没有获得政府之前承诺过的帮助。有几个工人甚至请求他,让他们在草莓季过后能够继续留在农场,帮忙应对杏子季和桃子季的工作。

巴拉迪称,他也希望他们能说到做到,然而农业的未来仍然要取决于政府的资助。他说,自他的祖父辈经营农场过后,政府就放弃了这个行业。如果年轻一辈没有跟随父辈进入农田的话,那肯定是因为 “没有人帮助他们”。

巴拉迪还称,如果得不到政府的补贴资助,农场则很难盈利。这只会让那些不讲道德的农场主进一步剥削外国工人,给他们支付更少的工资。

今年 5 月,意大利政府预留了超过 10 亿欧元的补贴,作为总计 550 亿欧元的一揽子救济计划的一部分。不过,该举措也引发了政府内部不同党派的激烈讨论,因为其中还包括了让该领域非法劳工合法化的提案。

意大利农业部长在公布这些措施的时候因为非常激动而差点说不出话。她在一场采访中也提到,这将有助于意大利农业的一体化发展,同时还可以填补因疫情而导致的劳动力短缺问题。

然而,批评人士却称,包括非法劳工合法化在内的措施,并不能真正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因为这些非法劳工都已经在田地里工作了,只不过处于一种被剥削的工作条件下,工作量超标,但薪资却极低。

意大利政府内部和外部的民粹主义者都认为,农业部长正在利用这一场疫情进一步推进一项激进议程。

25 岁的奥斯丁·奥科罗(Austin Okoro)是一名拥有合法工作许可的尼日利亚人,他曾在罗马郊外的那个玉米农场与卡西纳一起采摘过玉米。他说,他那些没有合法身份的朋友都想拥有这样一份工作。但他也提到,对于越来越多的意大利人也走到了田地里,对此他并没有不满。

“他们也做得挺好的。” 奥科罗笑着说。

然而,主要的问题仍然是缺乏有着专业培训和经验的季节性工人,面对马上到来的丰收季节,可能会缺乏足够的工人。

Confagricoltura 协会协调联系了多个航班,并于前不久运送了上百名摩洛哥人工到意大利来。这些航班的费用都是由农场自己支付的。

意大利北部上阿迪杰(Alto Adige)地区的葡萄种植商抱怨称,他雇佣的那些意大利人放了他的鸽子,所以他只好参与了包机活动,并且招募了 8 名罗马尼亚的工人到他的葡萄园来工作。

然而,相比于允许成千上万季节性劳工入境的德国,这一点数量的工人简直是九牛一毛。

意大利的遭遇与经历,同样也出现在欧洲其它国家。查尔斯王子是伊丽莎白女王二世的长子,也是英国王位的继承人,他敦促全国休假的工人都参加一项政府组织的运动,旨在为英国农场找到足够的劳动力,从而在英国可能面临粮食短缺的时候,及时挽救本季收成的玉米。

https://www.nytimes.com/2020/05/24/world/europe/italy-farms-coronavirus.html

来源:神译局

暂无回复。
需要 登录 后方可回复, 如果你还没有账号请点击这里 注册